现代言情小说《妻子的诱惑》在线阅读

腾博会手机版

2018-03-27 22:39:56

现代言情小说《妻子的诱惑》:

沈沉爱了叶以澜十年,爱到发癫,发狂。 他在江滨市呼风唤雨,只手遮天,却唯独她,是他倾尽心力,也得不到的女人。 既然如此,他只能用他最残暴冷酷的方式,逼她成为他的禁裔,玩宠……下面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

惊醒的时候一身冷汗,她睁开眼,周围是别墅主卧的陈设,所有的摆设都是古板严肃的样子,就像这个房子的主人一样。

佣人敲门进来,脸上堆着笑意,

“太太醒啦,想吃点什么吗?”

叶以澜愣了愣,愕然的望着佣人,甚至一只手在被子里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确认自己不是坠入了另一场梦。

这恐怕是来这儿以来,这个长得跟女巫一样的鹰钩鼻的女佣头一次跟自己说话,还堆着笑。

还有,她叫自己太太……

“你叫我……什么?”

她露出茫然的神色,带着几分无措。

“太太啊。”佣人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色,

“您这几天发高烧,好不容易才退烧,少爷在您身边守了好几天呢。”

叶以澜的眉头皱了起来,将信将疑的望着佣人,

“是吗?他守着我,好几天?他不用工作吗?”

怎么可能,沈沉会在她身边守着?还好几个晚上?

佣人面色微微一僵,

“白天……白天还是要工作的,但是少爷对你的心我们都看出来了”

叶以澜的眼中泛起一抹自嘲,掀开被子,赤着脚下了床。

“太太,穿上鞋子,地上凉。”

佣人忙不迭的拎着一双鞋送到她脚边。

穿鞋的这会儿已经有另一名佣人进来,走到窗口,拉开了窗帘,

叶以澜有些不适应阳光,抬起手臂挡了挡自己的眼睛,哑着嗓子问了一句,

“我睡了多久?”

“三天。”

穿鞋的佣人看了拉窗帘的那位一眼,“小玲,窗帘里面那层纱先拉上,怎么做事的?”

那个叫‘小玲’的赶忙冲着叶以澜低头,“对不起,太太。”

一口一个太太,让叶以澜的眉头皱了起来。

她不可避免的想到昏睡前在小树林里,沈沉对沈慕之说的那番话,关于结婚的那番话。

沈沉这样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人怎么会真的跟她结婚,他向来轻蔑她,在他的眼中,自己的大概还不如养的宠物,高兴时拍两下,不高兴的时候踹两脚。

你会跟自己养的宠物结婚吗?

她忽然有些了然,

让一帮佣人含糊的喊着自己‘太太’,而自己继续没名没分的被豢养在这里,大约就是他所说的结婚了吧。

至于婚礼,不过是他用来气沈慕之的话而已,有那么一瞬间当真的自己才是可笑。

“你叫什么啊?”叶以澜回过神,望着蹲在自己脚边的佣人。

她赶忙道,

“我叫周凤红。”

沈沉从不会记这些佣人的名字,他向来需要什么只用动动嘴皮子喊个‘喂’吩咐下去就够了,所以叶以澜这么问的时候,她愣了愣。

“那我叫你红姐吧。”

叶以澜扯了扯嘴角,“你刚刚说吃饭,我饿了,有什么吃的吗?”

‘红姐’四十出头,皮肤有些黄,总是一副严肃呆板的神情,叶以澜看了几个月了,都没适应过来,如今她换了一副笑脸,倒是顺眼了不少。

红姐似乎有些受宠若惊,连连点头,掰着手指头数道,

“厨房做了菌菇汤,排骨汤,鸡汤,鲫鱼汤,糖醋小排,家常小排,葱香鱿鱼,鱿鱼干锅,清炒莴笋……”

“那个,我随便吃点就行了。”

叶以澜听着她报菜名听得头大。

沈沉吃饭向来是铺张浪费,一桌子菜,最后能入得了他口的没几样,就那几样也只是吃一小口而已,但是每天还必须要做这么多菜,因为吃哪几样完全是看他的心情。

“太太,需要再来点排骨汤吗?”

红姐扫了一眼被吃干抹净的一碗排骨汤,迟疑着询问叶以澜。

叶以澜摇摇头,

“不用了,我吃饱了。”

她望向餐厅外面,落地窗外是别墅的小花园,原本是她对这里最美好的印象,可是这样的印象,却在三天前被沈沉一手毁灭。

视线一触及那从红蔷薇,便不可避免的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

心脏骤然收缩,痛的她皱紧了眉头。

“太太,下午古月先生会过来给您量尺码定做婚纱,中午您还是休息一会儿,免得下午太累了。”

红姐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叶以澜神情一滞,

“婚纱?”

“听说古月先生是国际知名的婚纱设计师呢,少爷对您真是上心。”

红姐说了什么,叶以澜几乎没听清,她只明白了一件事,沈沉说要跟她结婚,要跟她举办婚礼,好像不是说着玩玩而已。

一楼偌大的衣帽间里,布局错落有致的摆着十来个首饰柜,手表、项链、手链、耳环、发箍一应俱全堪比商场。

设计成圆弧形的白色墙壁上嵌着衣架,悬挂着一圈昂贵精致的衣服,各大奢侈品牌历年新款以及经典款,能说得上名字的,这儿都有,大多数是沈沉的西装衬衫,而叶以澜的衣服也占了三分之一。

在给女人买东西这方面,沈沉向来是大手笔。

“重新量一下臀围。”

五官清秀俊朗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发出低沉的声音,修长干净的手指还在速写本上‘刷刷’的描绘着什么,时不时抬头看叶以澜一眼。

叶以澜身侧站着的两个女助理闻言点头,重新拿着软尺在她臀上量了一圈,准确的报了一个数字出来,与刚刚报出来并无二致。

“沈太太有什么偏爱的款式吗?可以说出来给我一个参考。”

古月抬起头,斯文的金边眼镜下,略显懒散的眸光打量着她,

叶以澜微微一愣,

“我都行。”

“可以,”

古月的这句可以,似乎跟她的回答没什么联系。

“啪”的一道清响,古月合上了速写本,优雅的站起身,望着叶以澜道,

“今天就到这儿,三天后我会带着成品过来给你试穿,”

叶以澜点点头,礼貌的道了谢。

“对了,这两天请保持身材,我希望我带着婚纱来的时候,你的身材不会有哪怕一毫米的误差。”古月推了推眼镜,依旧是一副懒散的态度,仿佛是在开玩笑。

他是国际知名的婚纱设计大师,每年只设计一件婚纱,都是在展会上供人欣赏,最初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叶以澜只是觉得耳熟,随手查了查资料才知道他就是那个从十五岁开始设计了一件婚纱一夜成名,之后连续十年都荣获世界婚纱白玫瑰奖最佳设计师的史蒂芬古。

叶以澜从未想过自己的婚纱会是这么一个传奇人物给自己设计婚纱,正如她从未想过沈沉真的要给她一场婚礼一样。

之后的三天,古月都是每天下午两点准时过来给她重新测量一边身材尺码,依旧是在速写本上涂涂画画,漫不经心的问她一些关于婚纱的想法,不管叶以澜说什么,他都只有两个字,

“可以”。

但三天后见到婚纱的那一瞬间,叶以澜就明白这两个字其实跟他的态度没什么关系,甚至于自己说的话他恐怕都没听进去,他是完全按照自己想法来的。

一袭华美的白纱由两个女助理协助她穿上,颈部开始包裹着一层精致的蕾丝镂空,这层蕾丝一直裹到小臂,后背是完全镂空的设计,一个展翅欲飞的蝴蝶造型,下面是层层叠得的白纱,拖曳到脚后跟,叠成燕尾的形状,长达两米。

这跟叶以澜想象中的婚纱完全不同,她的思维仅仅停留在常规蓬蓬裙的设计上,这样的精美设计,是头一次见到,惊艳万分。

“这真的很漂亮。”叶以澜由衷的赞叹着,

古月似乎没听见她的话,摸着下巴紧盯着婚纱,惯常懒散的神色消失不见,被严谨所取而代之,

“太一般了,需要大改。”

说完这话,古月便起身要走,叶以澜提着裙边道,

“残次品,没有留着的必要,烧了就行。”

说完这话他便消失在衣帽间门口。

叶以澜愣了愣,侧身望着镜子里面的人,干净的白纱衬托下,好像世界都干净了几分。

她的眼中莫名的泛起一丝暖意。

“叶以澜,你给我滚出来……”

一道尖利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佣人们惊慌失措阻拦的声音。

未完,此文来源于公众号【城米文学】书号:193,转载请注明出处!